《新闻女王》:在写实与悬浮之间

作者:黄启哲

  《新闻女王》播出过半程,豆瓣评分已从最初的7.9稳步上涨至8.2,热度也大有“出圈”之势。当然了,同样以传媒业为故事背景的《以爱为营》“滑铁卢”,也多少为《新闻女王》的走红造了势——前者如何让女主角作为传媒人的专业素养臣服于霸总偶像剧泡泡;后者中的男女主角就如何为了搞事业争地位而“断情绝爱”。

  不管是佘诗曼、马国明领衔的演员阵容,还是紧凑酣畅且不断反转的剧情,《新闻女王》确实让人眼前一亮。不过,就目前的剧情走向与立意格局来看,对比TVB巅峰时期的经典之作《法证先锋》《妙手仁心》等,《新闻女王》仍存在明显差距。即便同近两年的两部高分港剧——聚焦儿科医生的《星空下的仁医》与以真实案例为灵感的《男排女将》相比,《新闻女王》也更像是一部“权斗剧”,而非“职业剧”。尽管主角们言必称“新闻真相”,动辄要缔造“十年收视最高”“新闻的极致”,可报道的议题、采用的手段以及最终的事件走向,更像是为了各方利益争斗而服务。三五集尚能带给观众爽感,但如若整部剧皆以算计为卖点、靠反转为噱头,恐怕仍是没有看清近些年港剧低迷的症结。

  修正了“恋爱脑”的设定,却向“失真”偏航

  《新闻女王》的走红,有其必然性。作为一部反映传媒业的剧集,故事讲述了一家本土电视台新闻部中的职场之战。相比于时下依靠场景、服饰与嘴炮凸显专业性与“高大上”的所谓职场剧,该剧的主配角展现出了职场人该有的事业心与基本素养。

  拿三位主角来说,佘诗曼饰演的文慧心、马国明饰演的梁景仁与李施嬅饰演的张家妍,展现了三种不同的传媒人形象,或者说是职场人形象。文慧心敢打敢拼,秉持追寻新闻真相但无所不用其极,尤其是在精英主义作祟下,常有操弄真相之举。而在报道“英国脱欧专题”中一战成名的梁景仁,在晋升黄金时段主播后,反倒放弃了“专业”与“权威”的正统,转而在娱乐化、炒新闻的道路上一骑绝尘。比起台前业务的精进,显然他在幕后的社交运作中更加如鱼得水,从而为公司拉来不少赞助。选择不卷入权力纷争的张家妍有着良善与赤诚之心,但也曾动念为获取信息而试图偷看伴侣的职业机密。饱满的人物塑造,带给观众久违的写实感。

  然而,说是“写实”,剧集又为了戏剧效果,存在不少令人匪夷所思的不专业。比如,文慧心为向上司争取职员,竟在直播中以“罢录”相要挟,与对方僵持直至倒计数秒。又比如,已晋升主任的梁景仁,在打压文慧心时所采用的,仍是给提词器做手脚等低劣伎俩。再比如,剧中的记者不是能在救援人员赶到之前就进入事故现场,就是能在不做任何保护措施的情况下冲入火场调查事故原因。看起来是坐实了文的“女强人”、梁的“真小人”与其他角色的“拼命三郎”人设,但也以牺牲社会真实为代价。

  如此职业剧,尽管修正了诸多偶像剧中“恋爱脑”“悬浮油腻”的设定,但也似乎偏航到了另一条“失真”的道路上。剧中所展现的几方角力,也纯粹成为只是调动戏剧冲突、吸引观众收看的伎俩。这样的职场剧能够在当下拥有相当人气,某种程度上是观众对于更低阶悬浮剧集所累积反感的爆发。当大众这种情绪性的反馈逐渐退去,就会回归到对于作品的客观公允评价。不得不说,这样的《新闻女王》,是《珠光宝气》、是《宫心计》、是《溏心风暴》,但显然不是港剧曾引以为傲的“职业剧”。

  变革之际,别忘了“手艺人”手里的活儿

  2004年,《金枝欲孽》凭借对于人性复杂的幽微洞察,其哀婉沉郁的风格不仅在以往热闹明快的港产古装剧中独树一帜,更因精良的制作风靡整个华语地区。彼时,抢滩清宫穿越题材的于正刚开始编剧之路而尚未跑偏;而让观众盘出包浆的《甄嬛传》直至在七年后方才施施然与观众见面。只可惜,作为这一题材的开创者,TVB时隔五年后,交出的却是《宫心计》这样一部狗尾续貂之作,在表演水准、剧情设计、视觉审美上全方位开了倒车。后宫佳丽扇耳光瞪眼的桥段,成就了广为流传的网络表情包,也难免断送了港剧在这一品类迈向更深思想、更精制作的进阶之路。

  不过,回溯这几年的剧集创作,我们也应看到,香港地区创作者并非没有破局之心。一方面,接连推出《刑侦日记》与《金宵大厦》这样因循港剧传统的职业剧与世情剧;另一边,也有《叹息桥》这样或在叙事与影像风格上激进转向,或在题材上与华语其他地区创作新风向积极接轨的作品,也都取得一定的关注与好评。只是,这些作品所覆盖的观众量级,与数十年前的全民空巷已不可同日而语。

  可以说,所谓港剧的式微,也与当下全球电视剧制播生态的变化有着很大关系。在如今全球的电视剧创作均由电视台主导逐步转向平台化主导的过程中,相比于资本在IP、明星、营销上的大手笔,对于潜力题材的敏锐嗅觉、完备严苛的演员训练体系与接地气有温度的写实态度,是“手艺人”对抗“大厂”的核心优势。期待《新闻女王》的热播,能够激励后来者,重拾传统亦革除弊病,带来有正宗“港味”亦有时代“鲜味”的品质之作,共同推进当下的中国叙事。(黄启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