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杂志】唐丹玲:碧波万里, 踏歌而行

有人说,她是海的女儿,轻舞长袖,碧波万里。有人说,她像一个行者,逐浪而来,踏歌而行。

优雅而又从容,浪漫而又知性,这就是唐丹玲。

作为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和南方海洋科学与工程广东省实验室(以下简称“广州海洋实验室”)海洋卫星遥感海洋生态研究领域的著名科学家,她用一心向海的执着让生命绽放出独属于归侨子女的高光时刻。

2010年10月,第十届全球海洋遥感大会(PORSEC2010)在中国台湾举行。在这次大会上,唐丹玲凭借在海洋遥感领域的杰出成就、组织能力和国际威望,被来自50多个国家的400多位科学家推选为下一任全球海洋遥感协会主席。她的当选打破了协会主席历来由发达国家知名科学家担任的传统格局。

三年后,国际知名科学组织——太平洋海洋科学技术联合会(PACON)常务理事在日本京都召开会议,她当选为下一任主席,成为首位当选PACON主席的中国学者。

对唐丹玲来说,这样的高光时刻还有很多。但她更愿意记住的,还是一路走来,那些最平凡的春夏秋冬,时光之中,有青葱岁月,有百里瑶山,也有波涛如涌。那时有梦,梦中有海唐丹玲与广东,注定缘深。

“我的母亲祖籍广东,20世纪50年代从缅甸回到中国。父亲是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他对我的影响很大。”在父母的言传身教下,儿时的唐丹玲心中藏着两个憧憬。

一个,就是家里墙上贴着的图片上,那位优雅知性的居里夫人。“其实,我并不知道居里夫人是干什么的,但觉得要成为她那样的人,就要读博士。”另一个,就是大海。“我从小就着迷于大海,那种蓝色如此纯净,如此让人向往。”

国家恢复高考时,“我的成绩很好,因为归侨身份,我被优选录取到暨南大学。”

就这样,这个追梦的女孩走进了最高华侨学府——暨南大学。

1984年从暨南大学生物系本科毕业后,唐丹玲继续在本校读完硕士,然后留校,在离海不远的广州做了一名大学老师。

生活的路似乎就要按照一道学术轨迹按部就班向前延展时,内心的不安分因子激发唐丹玲选择了变换跑道。

“当时学校推荐我下乡挂职,我就选择了最偏远的连南瑶族自治县,感觉自己当过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不怕吃苦。”于是,唐丹玲走进了百里瑶山。在那里,她利用所掌握的生物学知识帮助当地农民寻找和开辟致富之路。也是在那里,仅三十出头的唐丹玲当选为副县长。从政之路,一片光明。

然而,就在她担任副县长的第三年,一则香港科技大学海洋科学系招收博士生的通告把她从儿时萦绕至今的“博士梦”“海洋梦”再次强烈唤醒。1994年,她在无数人不解甚至震惊的目光中辞官去了香港。

在唐丹玲心中,这里离海更近,离梦更近。那时有海,海中有梦“我报考的是海洋生物专业,之所以选择这个专业,主要是因为其中有一个海洋卫星遥感的课程。”

天生的学术敏感性告诉她,“未来,卫星遥感对国家海洋事业的发展一定会发挥重大作用。”在没有任何参考背景的情况下,她遵从了内心。

从那一刻起,循着心的方向,唐丹玲真正走向深蓝。

但对她来说,这一次启航远比想象中艰难。撇开所有的课程都是英文授课,以及主要的研究要在美国的佛罗里达大学进行不说,“这个专业和文化上的跨度特别大,我现在都难以想象当时是付出了怎样的努力和勇气,才完成这个跨度极大的专业学习”。

其实,在唐丹玲读博士的那几年,中国的遥感卫星尚未起步。所以,她当时想得很简单,“第一,这个专业对国家有用;第二,我喜欢挑战自己、挑战未知”。

如愿获得香港科技大学博士学位后,为了继续在海洋生态遥感领域深耕,她先后在美国罗德岛大学和香港科技大学做海洋生态遥感博士后、副研究员。

后来,因为日本发射了一颗OCTS卫星,唐丹玲又去日本东北大学理学院大气海洋卫星遥感中心做了四年研究。在世界各地参加各类学术会议时,她始终告诉自己,也告诉世界:“我是中国人,我代表中国。”

她的学识,她的视野,她的胸怀,她探索未知的勇气,为中国赢得了尊重。

2003年前后,中国经济、科技各项事业,尤其是遥感卫星发展迅速。尽管在海外可以找到非常好的工作,但她觉得报效祖国的时候到了。在2003年受聘为复旦大学环境科学特聘教授之后,2004年作为引进人才,游学海外十年,羽翼渐丰的唐丹玲循梦归来。

此刻,这片朝气蓬勃的广阔天地,正静待凤凰展翅。踏歌深蓝,逐梦南海回国后,唐丹玲进入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成为海洋生态遥感首席科学家;2020年加入广州海洋实验室,成为引进高端领军人才,继续深入开展南海研究。

实际上,早在海外从事研究时,唐丹玲就把主要研究区域选择为南海,坚持南海环境生态研究。进入南海海洋所后,她积极筹建海洋遥感实验室,组建海洋环境生态遥感中心RSMEE,而她对海洋生态环境的基础科学研究和前沿探索,也逐渐进入了一个更加广阔、也更加深入的境界;

她提出原创性“风泵”概念,建立“风泵”环境生态理论框架,提出“风泵”的能量传递作用;

她研究全球环境变化下的海气相互作用,对“海洋遥感生态学科”这个新交叉学科的发展产生重要推动作用;

她提出了“海洋藻华的风调控机理”,对半个多世纪以来的两个经典藻华形成理论——“临界深度理论”和“富营养化理论”做了重要补充,成为海洋藻华动力假设的第三个理论;她发现风速与风向变化、风与海岸线夹角均能显著影响藻华的形成过程,揭示了ENSO等气候事件与南海离岸季节性藻华年际变化的关联特征与机理;

她发展“台风导致水体垂直混合和上升流引发海洋藻华”机理,阐明台风等极端事件通过影响海水输运、抽吸、搅拌、夹卷以及降雨与径流等过程改变水域营养盐分布,调控藻华的形成演变,发展了风影响海洋藻华机理模型;

她开拓南海U形海疆线走廊的环境生态系统研究,构建海洋溢油的遥感监测方法,率领团队开展南海U形海疆线走廊的环境生态综合考察,这是中国首次前往南海南端南海U形海疆线南区(第3区间曾母盆地)进行多学科交叉的系统考察航次,为保护南海生态环境、维护国家权益,提供了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支撑;

她研究赤潮、海啸、台风等跟人密切相关的问题,积极推进基础研究的科学应用,领导组织了构建台风灾害损失预测评估系统工作,合作共同建立了“珠江三角洲地区渔业灾害监测和预警信息系统”;协助职能部门建立海水水质、海面溢油等环境信息的生成和发布系统,用于政府建立辅助决策支持平台应对环境灾害;她积极参与、推动科学研究的国际合作,先后被选举担任国际学术组织全球海洋遥感协会主席、太平洋海洋科学与技术学会主席……

极具前瞻性和科学价值的研究成果,不仅让唐丹玲进入ESI全球环境生态领域前1%高引用率科学家名录,也为她赢得了国际海洋服务奖、联合国环境奖扎耶德奖、PACON杰出科学家奖、“中国侨界贡献奖”、第二届全国创新争先奖、全国三八红旗手等多个举足轻重的国内外奖项。

几十年弄潮,她内心深处的那一抹蓝,与浩瀚的南海,相映生辉。素心行者,诗与远方缜密的思维,深厚的学养,这是唐丹玲。秀发飘逸,长裙摇曳,明眸皓齿,神采斐然,这也是唐丹玲。

没错,科学家与艺术家,不一样的气质,有时候就这么不期而遇地融为一体。

在科研之外,她喜欢在不一样的维度上感知这个五光十色的世界。

走遍七大洲、四大洋,她会用镜头记录漫漫旅程。那些熟悉或陌生的古老建筑、天真孩童、街头艺人,都是她留存在影像中的远方。她用英文写诗,把那些细腻而美好的回忆、梦想、憧憬、幸福,抑或小小的忧愁,都付诸文字,并结集出版,书名就叫Blue Dreams。

▲2021年,作为南海生态环境科学考察U1航次负责人的唐丹玲,主持了U1航次的启航仪式

写诗之余,她也玩篆刻。在她名为“玲子湾”的网页上,她的很多随兴之作,或拙朴,或灵动,或洒脱,一如她的性情,有大江东去,也有小桥流水。

她热衷于制作手工艺品,很多时候,她更愿意穿着自己设计的服装,游走在天之涯海之角,用“自然”的“我”,去感受自然的美,就如同,用“科学”的“我”,去探求科学。“我有一篇文章是讲阿拉伯海的。当时在做卫星数据的时候,看见海里有一对很大的漩涡,我觉得这对漩涡真是太美了,这样的美让我忘乎所以,心情激动!”

从科学到艺术,从艺术到生活;从此岸到彼岸,再从他乡到故乡,唐丹玲一直在探寻、在欣赏、在感受。不经意间,抖落一身的尘埃,她美成了风景。

风景之中,她是一位行者,碧波万里,踏歌而行。

来源:华夏杂志